圓滿

人生裏有種種如意與不如意事後回憶起來其實都是圓滿

蔣勳

每一個夏天在巴黎畫畫已形成慣例,每一年也都有不同的經驗際遇,留下很不同的記憶。

去年租的房子在塞納河左岸的拉丁區,緊鄰最熱鬧的odeon劇院區,平常就是遊客、青年聚集的喧鬧繁華地區,正好碰上世界足球賽,法國隊意外地一再闖關成功,從十六強進入八強,再進四強,一直到最後爭冠亞軍,我的窗外,時時叫囂歡笑的聲音,驚呼咒罵或遺憾的聲音,通宵達旦,一直要鬧到凌晨三、四點鐘。

人生裏有勝利的歡欣慶幸,有失敗的沮喪挫傷,有種種如意與不如意,當下種種情緒,事情過後,回憶起來,其實都是圓滿,如同蘇東坡說的: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我的房裏插著大捧的芍藥牡丹,美麗燦爛,如同這夏日時光。但我知道花季到了最後,華麗繁榮就要凋零逝去;使我益發珍惜留戀,在燈下試著留下它們此刻圓滿的容顏。

Xavier替我找到一些橢圓形的框,高五十五公分,寬四十六公分,像一面鏡子,畫著畫著,忽然覺得像童話中的魔鏡,彷彿眷戀之深,可以勾攝花的魂魄。

其實不知道為什麼,或許只是因為很巴洛克的橢圓,去年用了特別多的嬌黃、粉紫與桃紅,看到的人都說:好圓滿幸福。

我忽然想到,用橢圓形畫面最多的是巴洛克到洛可可這一段時期,法國路易王朝的宮廷畫家布雪(F. Boucher)有許多圓形作品,畫著豐腴飽滿的女體,肉體粉嫩,享樂幸福而慵懶。我以前不喜歡這一類的畫,覺得太幸福甜美,好像少了一點深沈或艱難,少了一點真實。

去年在飽滿的圓形裏畫甜美華麗的花,喜歡起了圓形,也想起古老東方總是喜歡「圓」,強調「團圓」、「圓滿」,民間把每次月圓都慎重當節日,皇帝祭天也要用圓形玉璧,好像是因為知道了人生的遺憾,知道了人生的不圓滿,因此加倍珍惜起圓滿。

「花長好,月長圓,人長久」,這麼美麗的句子,是對圓滿多麼深的祈求與盼望。花當然會凋零,月多半時間是缺的,人自然不能長久。

我去年的幸福是畫了這些花,在它們凋謝之前畫了它們,與花共有歲月圓滿,我也與眾人分享這美麗歲月的圓滿。

畫畫好了,帶回台灣,整個台北找不到人製作圓形畫框,我求助友人,他們遠在鹿港靜簏苑,安靜地以手工製作木器。我的圓形因此有了台灣松木刨製接榫加上銅箔閃金的圓滿外框,感謝這些盛情,生命益發圓滿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貴妃 的頭像
貴妃

metis的分享空間

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