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冥中,似乎有一股力量牽引著他,來到這深夜的養老院……。
大衛‧伯迪其實付得起飛機票的錢,但他喜歡自己開車,每個月由蒙特利爾到紐約一趟。
尤其是有個朋友死在一次小型飛機失事後,他就更不想搭飛機旅行了。
因為生意的關係,他經常需要到紐約去。他幾乎閉著眼睛就能從蒙特利爾開到紐約。
他酷愛開車旅行,經常是一口氣連開七小時到達紐約,中途經過休息站,連帶吃晚餐。
他喜歡在夜晚上路,那時高速公路車子很少,他可以一路通行無阻地抵達目的地。
到現在為止,他這段行程已經持續了十年之久,從來也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。
通常他在臨走前都會先睡一下,等上路時就精神百倍,一點也不會打瞌睡了。
他對自己的這種旅行方式信心十足,有時還和朋友開玩笑說他開車到紐約已經「自動化」了。
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晚上,他依照往例開車由蒙特利爾到紐約。
但是他才開了一個小時,不知為什麼就覺得十分吃力,而且想睡得不得了。
他身上的每一根骨頭都覺得不對勁,眼睛也幾乎要闔上了。
他把車窗打開,希望夜晚的冷空氣能讓他清醒一下,又拿出一大罐咖啡灌下去,想保持清醒。
但所有的努力都失效了,他就是覺得全身無力,昏昏欲睡。
他覺得非常驚恐,因為這是他長程開車旅行以來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情形。
他不過才開了一個小時,而且在這之前他才睡過四個小時的覺,根本不應該會發生這樣的現象。
會不會是他病了?
大衛已不能再開下去了。他在下一個出口離開了高速公路,朝一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加油站開去。
然後他發現自己來到他從來沒有聽過、離紐約還很遠的小村莊。
「嗨,你好,」加油站員迎上前來,「需要加油嗎?」
「請問這附近有沒有汽車旅館或是飯店?」他問。
「有,我手邊有一大串名單,需不需要我幫你訂房?」加油站員非常熱心地說。
「真的太謝謝你了,」大衛很高興地說。
但是當他們打到每個飯店旅館去詢問時,卻發現每一家都客滿了。
「哼,這可就怪了,」加油站員奇怪地說,「旅遊旺季還要兩個禮拜才開始呀。」
「還有沒有比較遠一點的呢?」大衛幾乎快睡著了。
「這裏有一些小旅館,大約離這兒五十哩路遠,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房間的。」
但打去的結果也一樣,所有的店都客滿了。
「咦,這可蹊蹺,」加油站員低聲說,「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怪事呀。」
「拜託,」大衛已經累得快不行了,「我真的撐不下去了。
這附近會不會有什麼高中或大專學校有宿舍可以租個床位給我?」
「沒有,」加油站員說,「這附近沒有這種學校。」
「那……」大衛已經覺得就算是睡在草棚裏也無所謂了,「有沒有什麼養老院?」
「那倒有,」加油站員快樂地說,
「在前面路口的右邊就有個養老院,院長派崔克·瑞尼是個好心人,我幫你打電話給他。
我會告訴他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,我相信他會願意讓一個房間給你。」
果然沒錯,那兒確實有一個房間,而且租金便宜得不得了。
第二天早晨,睡了一場好覺的大衛,神清氣爽地付了租金,準備離去了。
就在他要走出大門時,不知道為什麼又轉身回到櫃檯,問瑞尼說:「我突然有個想法。
反正我已經在這裏了,不妨順便做點好事。
我不只是個生意人,也是個猶太教的牧師,這裏會不會剛好有什麼人需要我服務的?」
「真的?」瑞尼有點疑惑地望著他,
「你真是好心。我們剛好有個猶太病患,昨晚去世了。
差不多就在你來的同一時間。」
「哦,那你打算怎麼處理他的喪禮?」大衛問。
「嗯,西蒙‧溫斯敦差不多一百歲了,親戚也都死了。
在他的資料上也沒有任何親屬的名單。
這附近也沒有猶太人的墓地,最近的一個也要在一百哩之外的安柏尼。
所以我們正想將他葬在附近的基督教墓園裏,葬在那裏的都是些無依無靠的貧民。」
「這樣吧,」大衛立刻說,「你設想得很周到,不過既然他是個猶太人,我相信他一定想葬在猶太墓園裏。
這次我剛好開一輛大型旅行車,通常我是開可樂娜上路的。
車子後面還有很多空間,或許你可以把他的棺材交給我,我可以把他葬在紐約的某個猶太墓園裏。」
那天稍晚,大衛抵達紐約的辦公室之後,立刻和在布魯克林區的一些猶太墓園聯繫。
「非常抱歉,」每個地方的回答都一樣,「我們很願意免費安葬他,
但是現在我們的墓園都滿了,實在騰不出空間,你不妨試試看皇后區有沒有空缺。」
但是在另一個人口擁擠的紐約區,他還是碰到同樣的問題。
那人回答:「這樣的事情並沒有前例,我們也沒有任何準備。
我可以向慈善機構申請一筆款項為他買墓地,但那需要很多時間。
我也很希望能幫得上忙。」大衛失望地要準備離開時,那個人突然又對他說:
「等一等,我剛好想起來在上曼哈頓的華盛頓高地那兒,
有一個這樣的組織提供贊助經費,你不妨去那兒試試看。」
在華盛頓高地,大衛終於完成任務。
「有,我們有這樣的基金,」那滿是灰塵的辦公室中,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答應著,
「我們確實有一筆基金用來為無依無靠的老人提供墓地與葬禮。
大概在五十年前,一個猶太裔的慈善家來到我們社區,
他提到有些老人死後無力安葬自己,因此想提供一筆基金來為窮人服務。
我們確實在墓園中保留了幾個地點為這些人做準備。
我會處理所有事情,」他告訴大衛,「不過,我想還是需要先填一些表格,」他說著拿出一些文件來。
「請問一下死者的名字?」他邊問著,一枝筆在空中比劃著。
「西蒙‧溫斯敦。」
「嗯,」老人答道,「這名字聽起來很熟悉。不介意我先看一下屍體吧?」
他說著朝旅行車走去。
當老人再回到大衛身邊時,兩頰都帶著淚。
「親愛的朋友,」他對大衛說,「我們不只要給西蒙‧溫斯敦一塊墓地,我們還以他為榮。
上天真的在展現奇蹟,這個由你老遠帶來的老人正是提供基金的大善人西蒙·溫斯敦。
他將埋在當年自己選定的地點……。
伯迪先生,謝謝你千辛萬苦地把西蒙‧溫斯敦的遺體帶回來,這裏就是他最希望的安
創作者介紹

metis的分享空間

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