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羲之的〈蘭亭集序〉,是一篇寓意幽遠的文章,其中一段談到人與人的交往,大意是說:有些人因為志氣懷抱相同,可以一起促膝談心;或者是興趣嗜好類似,可以共同寄託情意。無論是那一種情形,如果能覺得快樂而滿足,即使只是一時的感動,也可以樂而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。王羲之和他的朋友們,徜徉於崇山峻嶺、茂林修竹之間,享受曲水流觴、一觴一詠的情趣,卻又發出了「死生亦大矣」的人生感慨,不免讓人爽然!

參加「蘭亭」盛會的人,有兩位可以特別一提:一位是當時還在會稽東山隱居以「寄傲林丘」的謝安;謝安字安石,因「雅量」名聞於世,在「安石不肯出,將如蒼生何」的期待之下,過了四十歲才出來做官,於「淝水之戰」一役,只用八萬兵力,卻把前秦苻堅的百萬大軍擊潰,寫下了「以寡擊眾」的典範,為史家所豔稱。另一位則是高僧支遁;支遁字道林,以清談著稱於時。有人送馬給他,他留下好好的飼養,「吾愛其神駿耳!」有人送鶴給他,他卻說:「沖天之物,豈耳目玩哉!」養到鶴能飛了,就放鶴高飛。謝安對支遁非常推崇,認為嵇康再努力,涵養也只有支遁的一半。

謝安在擔任吳興太守的時候,聽說支遁有意離開吳縣,回到會稽的剡山去隱居,於是寫了一封信給支遁:先訴說自己對支遁的思念之情,已到了與日俱增的地步,因此在得知支遁要到剡山隱居的消息後,「甚以悵然」;接著說:「人生如寄耳!頃(最近)風流得意之事,殆為都盡,終日慼慼,觸事惆悵;唯遲(等候)君來,以晤言銷之,一日千載耳。」而且吳興山水清幽寧靜,一樣可以休養,好朋友又能夠相聚,因而期盼支遁的到來。

謝安做了官,心情卻齷齪已極,盼望見到好友支遁,扺掌清談,以銷去「慼慼」、「悵惘」的落寞情懷;「一日千載」,那怕只有一天,也等於一千年啊!雖然支遁並沒有去吳興,但他每到曾經與謝安聚會過的地方,都會流連不去:「昔來就見安石,輒移旬日;今觸景舉目,不覺欣想!」惺惺相惜的深情,溢於言表!

「一日千載」,多麼動人的情誼!
創作者介紹

metis的分享空間

貴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